鑫丰米业

盘锦大米历史悠久

盘锦大米历史悠久

         稻田喝渠水,小鱼捧进掌,点头又晃尾,告我鱼米乡 盘锦大米百年民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稻花花中王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桑花花中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余花毕无彩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以色媚左右。

    盘锦大米民谣真实再现百年稻作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它包括不少重要的历史事件、生活方式、民俗、农艺。挖掘它、解读它,会让青少年知道新旧社会两重天,了解先辈们在这片盐碱荒原上的屈辱史、奋斗史。 “打精米(大米),骂白面,怕死不吃经济饭”; “打精米,骂白面,不打不骂小米饭”。这说的是从1941年起,日寇为供应本国所需和军需,宣布中国平民平常不准吃大米、白面、猪肉,否则视为经济犯。日寇当时共在我地区廉价强掠开发水田30万亩,实耕土地7万亩,每年掠夺粮食2000余万斤。 “活计看得紧,工钱不好算。歇气两袋烟,汗水没擦干。吃的不淘米,煮的夹生饭。豆腐分着给,三人一块半”; “泥瓦匠,住草房。纺织娘,没衣裳。卖盐的,喝淡汤。磨面的,吃瓜秧。炒菜的,光闻香。编席的,睡光炕。种稻的,吃米糠”。民谣揭示,旧时劳动人民受日寇、汉奸、地主、资本家的剥削、压迫,自己拼死拼活的劳动却得不到合理回报,特别是种水田的连喝碗大米粥都成了奢望,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事实。

 

“大米饭,炒鸡蛋,越吃越能干”; “大米饭,炒鸡蛋,撑得小孩满地转”。这说的是新中国建立后,盘锦作为东北优质水稻主产区,人们的生活水准不断提高,一举扭转了建国初期“早晚喝稀粥,中午吃窝头,一天三顿难见油”的窘迫状态,颇令外地人羡慕。从20世纪60、70年代开始,如珠似玉、晶莹饱满的盘锦大米还成了走亲访友的首选礼品。 “盘锦大地红烂漫,一天三顿大米饭”; “稻田喝渠水,小鱼捧进掌,点头又晃尾,告我鱼米乡”。这说的是,从1963年到1979年,有近14多万沈阳、鞍山、大连等地的知青下乡到盘锦,参加盘锦的农田水利建设、农业科研攻关,为盘锦的水稻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。他们深爱这片土地,也由此产生了这些顺口溜。 “新姑爷,来赴席,大米干饭炖鲇鱼”。这段民谣既证明了盘锦鱼米之乡的地位,又有民俗的成分。因为在盘锦人的眼里一个姑爷顶半个儿,家里今后的大事小情都指望着他们打头阵,所以把姑爷视为上宾。 “盘锦的蟹田出大米,香飘四海无人比”; “我吃你讨厌的稻谷虫,你吃我排泄的有机肥”。这说的是到这个世纪初,盘锦大规模发展稻田养蟹和蟹田种稻。因为稻田内的自然环境,适合河蟹生长,而河蟹的排泄物也成为水稻最好的肥料,代替了化肥。从而产出了无公害的有机大米。如今“色泽油润、清香浓郁、筋道滑腻、口感极佳”的盘锦大米已享誉海内外。  

返回列表